比周滨还牛的“贪二代”!

作者: 分类: 绿色中国 发布于:2020-02-13 355次浏览 74条评论

五中全会召开前,与周永康有瓜葛的几位高官陆续受审。这其中,曾任国资委主任和中石油老总的蒋洁敏最有“媒介效应”,一方面因为他有1000多万财产来源不明却只被判罚没100万。另一方面是他与老上级周永康殊途同归,上演了“贪腐父子档”的相似剧情。

据澎湃新闻报道,蒋洁敏的儿子叫蒋峰,迄今为止最“辉煌”的人生经历就是充当了一回权力掮客。5年前,他利用蒋洁敏在中石油系统的影响力,帮助一个小公司拿到中石油新疆独山子分公司4000多万的技术大单。因“撮合”成功,他得到了价值200万元的“中介费”作为回报,包括汽车4辆、相机1台、现金5万和来回机票。

很多小伙伴会觉得这样的剧情很俗套。但话说回来,官二代们利用父母影响牟利,确实是迅速“成功”的一条捷径,正因为此,中央三令五申严管领导干部亲属子女经商,并率先在上海试点新规。有的官二代会抱怨,“同是中国公民,为什幺我就没有自由选择职业的权利。”这里有必要提醒一句:“你不是普通人的孩子。因为你的父母掌握着国家权力。”

事实上,许多官员子女经不住借助父母权力轻易牟利的诱惑,据长安街知事获知,那位开着飞驰的法拉利遭遇车祸的令公子,也曾借助其父之威拉过项目。这里带大家见识一下如下几位的做派。

郭伯雄之子郭正钢:妻子项目烂尾被骂“郭正钢还钱”

郭正钢或许是落马官二代中级别最高的一位。今年全国“两会”前夕,这位刚刚晋升少将不到两月的浙江军区副政委被拿下,立刻把其父、中央军委原副主席郭伯雄推到舆论中心,更有小伙伴总结出“子动父摇”的打虎规律。

不过,由于最终公开情况甚少,媒体并没有深挖郭伯雄父子之间贪腐关联,而郭正钢的事迹广为人知竟然是因为他的二婚妻子吴芳芳。

据报道,吴芳芳出生在普通人家,这位年近五十、其貌不扬的女子在杭州小有名气。从商20多年未有太大成就,却在不惑之年,从平民门第突入郭氏豪门。这桩奇特的婚姻之后,开着军车、升格为少将夫人的吴芳芳在郭氏权力庇护之下,军产生意越做越大,染指项目越来越多。尽管在军区拿地如探囊取物,其老旧的“圈钱”式开发手段却不断失败。最终成了至今无法收拾的烂摊子。以至于2013年以来,在吴芳芳军产项目中被骗、损失惨重的投资者们多次在浙江省军区门前聚集、抗议,甚至高呼“郭正钢还钱!”

有人将郭正钢称为“熊孩子”,不仅因为谐音,更是源于其任性作风,据同僚回忆,郭正钢办公室案头的文件常堆积像座小山,一些非他参加不可的重要会议,他到场后一言不发,轮到他说话时,他照本宣科念完稿后,有时会突然甩手离去,令其他人很是难堪。

赵少麟之子赵晋:开私人会所偷拍高官韵事

江苏省委原秘书长赵晋虽然官职不如周、郭,但他“培养”的儿子赵晋绝对是官二代中个顶个的人物,除了在南京、济南、天津地产界声名显赫之外,赵晋最拉风的事迹莫过于在北京玉渊潭公园旁的缘溪堂小区打造私人会所了。

先给大家普及一下,缘溪堂市价7万多一平,面积动辄是数百平的大平层,据澎湃新闻报道,赵晋连买带装修耗资1亿元,不仅邀请官员去会所吃喝,还提供色情服务,并以偷拍作为要挟。济南市委原书记王敏就是这样被赵晋拿下的,王敏的女儿还在赵的公司吃空饷。除了王敏外,杨卫泽、武长顺、何家成等落马高官也是赵晋的“好朋友”。

有趣的是,台上官气十足的赵少麟退休后竟然给儿子打工。赵少麟在赵晋公司担任顾问,公司下属回忆,“他时常出现在赵晋公司,出席一些重要会议。如果财务支出超过50万,就必须经老爷子签字。”中央对赵少麟的“双开”通报则更生动地反映了这对父子的深厚“感情”,为其子经营活动谋取利益,纵容其子开设私人会所,并多次在私人会所宴请有关领导干部,伙同其子行贿.......看来,庭审赵晋的时候,老爷子得出面当重要证人才行。

周本顺之子周靖:新版三公子结成贪二代同盟

周靖也是赵晋的好朋友,两人关系密切到什幺程度呢?周本顺之妻段雁秋对赵晋颇为欣赏。在一次高规格宴席上,段曾经自豪地说:“我生了一个男娃,但现在却有两个儿子。”段所称的两个儿子,除了亲儿子周靖,另一个就是“干儿子”赵晋。

同赵晋相比,周靖“开窍”慢的多,他依仗父亲同僚之子胡雄杰进入商界,并迅速结成同盟,二人借助于父辈的力量,拿下了长沙市一项政府工程、一处旧房改造项目。2003年,在寸土寸金的湘江江畔,胡雄杰和周靖帮一家房企拿下一块商住两用地。在庆功酒会上,胡、周二人当众发出豪言,称“在长沙这块地盘,没有我哥俩办不成的事儿”。

后来赵晋加入同盟,将父辈权力在生意场上变现,外界将赵晋、周靖、胡雄杰并称新版三公子,而周永康之子周滨、郭永祥之子郭连星和蒋峰则被称为旧版三公子。

刘铁男之子刘德成:21岁开始替父亲收了97%的钱

说刘铁男毁在儿子手里,一点都不为过。虽然事发因为情妇举报,但随着庭审细节公布,人们逐渐知晓,刘铁男对其子的“溺爱”最终让父子双双身陷囹圄。

据中纪委官网披露,刘铁男家境普通,上初中时,一次迎接外宾活动刺痛了他。“当时我们在长安街列队迎宾,开始我作为学生干部站在第一排,但外交礼仪人员检查时,因我穿着带补丁的白汗衫,在众目睽睽之下,将我调到最后一排。”刘铁男说,他的自尊心受到了伤害,觉得穷就没人看得起。多年以后,他骑车带着儿子去母亲家时,不走大路,都钻胡同。他跟儿子刘德成说,做人要学会走捷径。“一定要有出息,要做人上人,这样才能过得好,才能受人尊重。”

刘铁男97%贿金通过刘德成收受,刘德成21岁就开始贪腐。听说刘德成去加拿大留学,一些老板就鞍前马后把刘德成安顿得妥妥帖帖。刘德成回国后,各路人马又乐意“带着”刘德成合伙开公司。2006年,浙江一民企董事长邱某来到刘铁男办公室,二人聊起家常。邱问:“听说你儿子在国外留学?”刘铁男不失几分警觉:“你问这个干吗?”邱说:“如果他回国了自己做生意,我们合作,我可以带带他。”刘铁男当时没表态。然而邱某回酒店不久,刘铁男就打来电话:“你说的事倒也可以考虑……”几年后,应刘德成的要求,邱某先后为他购买了一辆保时捷卡雷拉牌轿车和位于北京市御汤山的一栋别墅。

程维高之子程慕阳:外逃海外买下海岛建机场

曾任河北省委书记的程维高听起来年代久远,但其子程慕阳的事迹确是新鲜出炉。当年程维高违纪的一项重要事实,就是为其子程慕阳谋利,给国家造成巨大经济损失。后来,随着程慕阳的神秘“消失”和程维高的去世,这对父子逐渐被人所淡忘。

今年4月,中纪委发布国际追逃红色通缉令,在全球范围内追捕100名涉嫌犯罪的外逃国家工作人员、重要腐败案件涉案人,程慕阳即为其中之一。通缉令显示,程慕阳的原工作单位及职务为北方国际广告公司北京分公司经理、香港佳达利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持香港永久居民身份证,外逃时间为2000年8月,可能逃往加拿大,涉嫌罪名为贪污、窝藏转移赃物。

据加拿大《国家邮报》报道,程慕阳名下的企业在加拿大开发了3个大型高档楼盘和商业地产,包括位于温哥华市区的“精品45”楼盘和位于考伊琴海湾的“海滨度假酒店”。程慕阳个人在温哥华西区橡树岭社区的居所约合人民币2000多万元,其儿女就读的中小学是当地有名的私立学校。此外,程慕阳还于2013年在温哥华临近海湾买下一座65公顷的小岛,岛上还建有私人机场。

有意思的是,如此“土豪”的程慕阳却因申请加拿大国籍多次被拒,之后开始寻求获得难民身份。

<<上一篇: